侠客岛解局:“权”军覆没,“束”手就擒百度彩票

原标题:【解局】“权”军覆没,“束”手就擒

简单点说,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,前人(上线)拿后人(下线)的钱。轻者一经加入、血本无归,重者遭到非法拘禁、暴力控制,甚至失掉性命。

首先是保健品传销模式下的大比例受害群体——老年人。原因也不难理解,老人往往对欺诈的辨识度较低,子女又不在身边,且自己有退休工资,选择投资于自身的身体健康也就成了常态;其次,号称“能治百病”的保健品,总是以免费体检、赠送产品等形式吸引老人参与,再以体检结果制造恐吓危机,一来二去,家中老父老母便不免被“洗脑”。

根治

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,是那些急于求职却“不知水深”的学生。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。

面对传销,必要以“最坏的恶意”去揣测。

当然了,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、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、女性专属传销……

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?

“我势单力薄,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”“妻离子散、家财全空”“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,现在只要逢年聚会,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、传销、传销”……是现实意义上的,生命不可承受之“重”。

中招

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?

岛上详细了解一番,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%的速度增长,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,惊人的数字下,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,老年人也成为以“保健食品”替代“药品”的逻辑下,最主要的受害群体。

容易陷入传销陷阱的人群有哪些?

而这其中,有去广西北海旅游、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;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,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;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,37岁分文未攒的……

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“权健”?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,也从这些吃人不体育彩票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,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。

第二“主流”的则是金融传销,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。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,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“××金融投资”、“××理财”、“××社区”,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、开鑫牧场、克拉币,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,该组织以100——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,区块链、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,正如有位仁兄说,“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”。

传销典型的特征,就是善于包装,以抽象概念示人,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,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,一旦主、被动认可,短期内插翅难逃。

下附人民日报最新统计的102个传销组织名单,以备警示:

首先,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?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《禁止传销条例》: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,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,形成上下线关系,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,牟取非法利益的,属于传销行为。

在具体形式上,传销侵吞个体、离析家庭;统而观之,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,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。以利益为媒介,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,这在本质上,就是必须杜绝的、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。

刚过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-上全狐网去的周末,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、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,一天多的时间,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。

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: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,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,比如“著名”的广西,“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”。对于传销,需要基层警力、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;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、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,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。

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,打着“旅游直销”、“低价旅游”、“免费旅游”等噱头,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,中招率高就不说了,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。常见组织如“WV梦幻之旅”、“红色旅游”。

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,则需收集、保存汇款帐号、汇款凭证、交费收据、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、电话、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,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,以保护自身、精确打击传销犯罪。

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,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。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——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,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,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。

从个体角度说,最直接的一句,“天上不落馅饼”。在追求职位、物质、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。

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,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“包治百病”;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“能调理内分泌,壮阳,治愈骨髓疾病”的“中国茶疗典范”,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,家里拒绝,就不断泡“神茶”来宣传。

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、e租宝、粉丝帝国,利用互联网,以QQ群、网络游戏、网站论坛、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,一举实现“拉人头不需见面,低成本掏空腰包”。

其二是末端治理。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——农民工、学生、老人而言,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;完善举报机制、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。

有岛友总结了传销“骗老”日常招数,“随便租个门头房,免费查血糖血压,免费健康咨询,还免费送盆子、面条、鸡蛋、布鞋、洗衣粉,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、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,老人被感化,最后被推销保健品、器械、药品等”。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?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,更不敢告知儿女,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,退休金、保命钱如何再追回?

“屈居”第三的是“国家工程”类传销,即打着“国家扶持”、“有政府背景”、“文化产业”、“精神文明”、“好项目产业大联盟”之类的旗号,伪造国家机关文件,虚拟公司企业,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。

还有一类觉得“你们城里套路深的”,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。由于防范理念缺失、往来圈子相对紧密,“老乡带老乡,一一入传销”屡见不鲜。有岛友开了句玩笑,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“和传销一起成长”的。

其中不乏年仅18岁,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,“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,刚开始玩的很开心,加上朋友的热情,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”;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,“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,沉沦到2017年,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,现在越想越悔恨,浪费了金钱、经历、时间。”

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,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(SFDA)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。譬如切实的“药品”,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,SFDA审查批准,方可上市;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,只要污染物、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,也难见批准文号。

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。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,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。此前,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:“传销犯罪”与“虚假广告犯罪”。

“这些围墙很有趣的,开始,你恨它们,接着,你适应了它们,时间久了,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。”中国传销素有南、北派之分,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,“洗脑”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。

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“连锁销售”、“连锁加盟”、“西部大开发”、“资本运作”;回顾辛酸史,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。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,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,之后要不断发展“业务员”,妄想一招“空手套白狼”玩得转,最终赚到1040万。

而传销的“马甲”也五花八门,其一是最为频繁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,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。比如权健、宝健、蚂蚁口服液、苏州绿叶,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、可生产“对癌症、痛风、失眠、肾虚、忧郁症、肥胖等均有疗效”的洋果汁的然健。

类别

中国还有多少个“权健”?无论多少,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、提高警惕,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“不惹事”的心态,积极作为,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“保护伞”。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,不惮以最大的投入,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ktw8.com/post/120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